现代的来临:国家和个人的发明

音频节目现代世界500年第一季《现代的来临:国家和个人的发明》已完结

1. 现代病「空心人」的源头在哪?

1925年,托马斯·艾略特在《空心人》里,描绘了现代人的精神状态,无聊、空虚、焦虑。现代性好似一场慢性病,病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统一信仰的被打破。

14世纪到17世纪,欧洲的信仰世界发生了两件大事,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和路德的宗教革命。它们成功地破坏了旧世界,却不太善于创造新世界。

文艺复兴把人抬高到神的位置,却暴露出虚无主义的色彩。文艺家们怀疑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一个稳定的价值标准,中世纪的道德与伦理被无情嘲弄,却未树立一个新的替代物。

宗教改革打破了大一统的教会权威,却制造了分裂的、碎片化的精神结构。后来的尼采批评路德是“灾难性的短视、肤浅与轻率”。

第9集一场全方位的思想解放:打破末日论与存在链条,让人成为认识主体

第14集从教义争论到流血战争:人“再发现”后,宗教改革继续强化世俗“合法性”

第15集从路德因信称义到加尔文预定论:无罪之后,人开始积极改造世界

2. 嘴上说要躺平,心里却还在焦虑

2020年,说“40%的工作没意义”的大卫·格雷波因为新冠肺炎去世,再一次激荡起人们关于工作意义、工作伦理的讨论;2022年,有网络审核员在加班途中猝死;疫情隔离期间,还有民众“谎称买菜,实际外出做工”,后被行政拘留。

越努力并不会越幸运,但嘴上说要躺平,心里却还在焦虑。为什么不努力就难受?韦伯的回答是,因为新教改革把工作变成了所有人的信仰。工作是神圣的天职,引导信徒带着虔诚和对上帝的责任,积极开创生活,世俗的成功与幸福就是信徒被拯救的证据。努力其实是一种资本主义精神。

第17集为何要努力工作?新教天职观及内在焦虑,现代资本主义的伦理基础

3. 人和自然的关系为何如此紧张?

澳洲的大火从2019年9月一直烧到了2020年;疫情让大多数的人类活动停摆,动物走上街头;2022年南北极的气温比往年高出30多度,冰川在融化。

人和自然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紧张?这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一场有关自然的神学论争上。争论的结果,是把自然解释为了上帝随心所欲的造物,人从此被抛弃到一个不断变化的宇宙中,大部分人因此感到恐惧、不知所措。

现代科学顺势兴起,人开始征服自然、改造自然,以期找回确定感和掌控感。数据化、机械化,宇宙就是一台机器,知识就是力量,一切都可实验。培根告诉众人,要“拷问自然”,把它抓起来,高温加热、低温冷冻,加气压、高速旋转,把它折磨得头晕目眩,最终得到人想要的答案。

第11集唯名论与唯实论之争:现代科学兴起,人在坐标系中拷问自然

4. 焦虑是现代社会的驱动力?

一项网络研究表明,仅2020年上半年,关键词“焦虑”的搜索量相较上一年整体上升近50%。国际医学周刊《柳叶刀》的研究报告也称,全球抑郁症和焦虑症发病率急剧上升,2020年全球范围内重度抑郁症和焦虑症分别增加了28%和26%。

焦虑的确给个人带来了诸多困扰,甚至成为今天的“主旋律”。但一个社会的焦虑,却可能构成社会不断向前、迭代的动力。进入到现代,焦虑更是内在于现代性,而成为了整个现代世界的驱动力。从“唯名论”到新教天职观,再到现代科学的萌芽、资本主义的诞生,每一步都有人类的焦虑参与其中。

番外用200个地标,直面内在于现代的焦虑 | 节目见面会(上)

番外在被割裂的现实中,迎来数字时代的“大航海前夜” | 节目见面会(下)

5. 逆全球化时代正在来临吗?

2008年金融危机后,有人就说“逆全球化”逐渐显现;2016年特朗普上台后,这个话题再次进入大众视野,并在新冠的冲击下成为全球焦点。

那么,逆全球化时代正在来临吗?从历史进程看,全球化是现代世界发展的主线,它得益于西方世界在500年基于生存压力而发动的东方寻宝游戏,虽然很快就演变为血腥殖民,却让人类社会从陆地秩序直接进入海洋时代,并促使了一批超级强国出现。

葡萄牙、荷兰轮番登场,采矿、架桥,建立种植园。之后,英国发挥它的海盗优势,夺走了西班牙的海上世界,随后又“发明”了三角贸易,在非洲、中美洲之间倒卖人口、兽皮和珠宝,很快就整合出第一个世界性的经济体系。

英国造就现代世界,海盗和三角贸易造就英国,它们的确靠武力最先达成了目的,完成了最初的资本积累。在起跑的哨声吹响之前,英国带领欧洲已经站在了终点,现代世界格局似乎已定。

因此,反观当今格局,如果说“全球化”是“现代性”,那么“逆全球化”的“后现代”阶段恐怕还远未来临。

第4集一种“世界主义”的海洋秩序诞生:大航海之后,没有国家可再回避现代化

第7集海盗摇身一变成海上女皇大英帝国诞生,自由贸易出现

6. 一旦开战,国际法为何就成一纸空文?

打开手机,会看到很多类似的新闻:非洲发生了战争,联合国在讨论要不要介入;两个国家出现了贸易纠纷,决定向世贸组织发起诉讼……这些事件背后,都有一个调和的国际法。而引发国际法出现的第一次国际事件,却是一场不和平的游戏。

15世纪欧洲走出欧洲后,欧洲以外的世界都成了“无主之物”。为了解决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纷争,1493年5月4日,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在北极到南极间划了一道线,从此欧洲“文明国”和平瓜分世界。

后世的德国政治思想家施米特评论说,看似公平游戏,实际结果早已注定。欧洲中心主义不顾民族发展差异,用虚假的形式平等,掩盖了实质的不平等。

第8集为了一个合法占有的解释:仅属于“文明国”的国际法诞生

7. 国家为什么成了战争机器?

20世纪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,冷战时期,越南战争又持续了近10年,以及后来的阿富汗战争、近期的俄乌战争…… 进入到现代,为什么反战的呼声一直很高,国家之间却战争频发?

现代国家脱胎于中世纪封建社会解体,之后权力围绕王权集中,诞生了带着家产制色彩的绝对主义国家。之后,进入到多国林立的时代,一整套的外交习惯和国际法秩序,让每个国家都无法脱离体系自行发展,需在体系中竞争、合作、对抗、妥协,并为各自的信仰及对世界秩序的不同想象而战。

可以说,进入现代,国家的本质就是一台战争机器。

第3集浮士德的魔鬼契约:现代之初,国家与个人互相成就

第20集集权为谁?“最冷酷的动物”,绝对主义国家出现

第21集从《罗兰之歌》到《堂吉诃德》:骑士消亡之后,国家成为战争机器

8. 限制国家权力,一定是好事吗?

然而,限制国家权力,一定是好事吗?历史也并未给一个肯定的答案。1938年德国攻陷奥地利,1991年伊拉克吞并科威特,2008年以色列入侵巴勒斯坦,2022年俄罗斯进军乌克兰……强国入侵弱国,国际社会的丛林法则似乎从来一致。

从波兰现代早期的命运里,我们可以看到弱国在全球化趋势中所付出的代价。1655年,瑞典、普鲁士、奥地利先后入侵了波兰。中央集权的乏力、军事改革的迟滞,被贵族私人利益绑架…… 使得波兰一次次错过了自救的机会,最终,在三次瓜分中,走向灭国。

如何化解小国潜藏的生存危机,是现代国家都需要攻克的难题。比如今天的瑞士,虽然一直强调中立位置,但它的中立,也是在全民兵役制基础上的“武装中立”。然而,即便如此,也很难规避风险。

第25集被瓜分三次的命运:在“大洪水”来临之前,波兰未完成现代国家的建设

%title插图%num

走到今天,现代世界已经存在了500多年。世界早已是一个利益共同体,时代的灰落下来,每个国家、每个人都无法独善其事。

小格子已经被打碎,人被甩到了陌生人社会当中。一切都是变动不居的,人的面前充满了机会,却不再有确定。确定性的丧失就带来了焦虑。但是,如果焦虑无法带来意义,社会就会被撕碎。

现代的来临:国家和个人的发明 下载地址请点击:  点击下载

更多课程请点击课程列表

社群详情请点击网络付费平台平台列表

现代的来临:国家和个人的发明
得到喜马拉雅付费课程一折起

免责声明:以上素材均来源于网络,所有的资源全部保留了原作者的信息,仅用来学习,请于24小时内从您的电脑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!如您喜欢请购买正版学习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进行删除,感谢您的理解与包容。

现代的来临:国家和个人的发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