暧昧:给日本脑洞一个哲学解释

导师简介

徐英瑾,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,哲学博士。曾赴意大利罗马慈幼大学、美国圣母大学、加尔文大学访学,上海哲学界目前唯一“全国优秀博士论文”获得者,专长分析哲学史、心灵哲学、人工智能哲学及分析哲学与欧陆哲学比较研究,代表著作《心智、语言和机器人——维特斯根坦哲学和人工智能科学的对话》等。

关于日本的“暧昧”

暧昧一词在日语里和汉语里都表示“不太清楚、比较含混”,但汉语的暧昧常常用在男女关系上,且有道德上的负面含义,而日语里这层含义就比较淡。

“日本文化与其他文化的区别:日本暧昧、中国中庸、西方执着”

“日本文化与其他文化的区别:日本暧昧、中国中庸、西方执着”

中庸更偏重道德意味,而暧昧更偏重美学体验。

中国传统讲究“文以载道”,但日本不喜欢用太露骨的方式体现自己的中心思想。

与西方相比,日本的匠人精神虽然也很执着,但那是行业内的作业标准,并不去考虑更超越的意义。而西方的执着背后有“一神教”的背景。

哲学就像历史架空小说,“帮助我们拓宽眼界,看清楚历史上一些必然的事只不过是偶然,在偶然外面还有其他偶然。”

哲学让我们“看到另外一种可能性”。

日本的暧昧文化“在哲学上非常偏重对偶然性哲学概念的运用”。

一. 文化人类学角度

本尼迪克和内田树的解读

徐英瑾大赞《日本边境论》(虽然也指出了一点小不足),大弹《菊与刀》。

笑白:指出的不足是不是书后部分的玄学?

一凡:不足是仅仅停留在地理环境的层面,不够深刻。

  1. 《菊与刀》对日本文化的误读

本尼迪克是人类学家,而非日本文化专家。她研究日本文化是受美国官方委托,为美国的二战政策服务。

(1)《菊与刀》最大的问题:站在为美国制定战争政策和战后对日政策的角度来书写,应景性和政府策论性色彩过浓,导致古今不分、以今论古。

本尼迪克被政府的利益和兴趣左右,她把日本的战争行为作为一个需要被解释的问题。

比如“军人敕谕”,是日本1882年发布的对日本军人洗脑的文件,本尼迪克认为这体现了日本传统文化的特点:强调一种对于上司的无脑的忠诚。但这个文件恰恰意味着对日本传统文化的宣战,说明明治之后的日本军国主义与传统日本不同。江户时代的“忠臣藏”事件,说明日本文化有一种侠客传统——侠客为自己认定的价值观而战,而不是为国王或皇帝而战。但“军人敕谕”背离了此传统。

(2)《菊与刀》另一个重要误读:把日本文化归结为一种耻感文化。

这里的偏颇在于:日本虽然的确有强烈的耻感文化的特点,但还没有强到成为民族性特点。

  1. 日本文化的特点是暧昧

内田树的《日本边境论》关注到了日本的暧昧现象,他给了暧昧一个地理学的解释:岛国的两重性——可以在锁国和开国的边缘寻找一种暧昧的机会。

日本文化没有类似于中国的“夷夏之辨”。他们对中心和边缘不作区分。

下载地址请点击:  点击下载

更多课程请点击课程列表

社群详情请点击网络付费平台平台列表

%title插图%num